木羽玉华

窩在高雄。日語學習中。
ST掉進坑中爬不上去了!
詹一美,派派,藍眼美人兒麼麼噠=3=~

紫色天堂

紫色天堂

 

 

一如往常,那只是漫長航行中阿爾法班次的某一天。James·企業號一家之長·Kirk睜著眼都能一邊工作一邊做白日夢。

 

「Kirk艦長,星際司令艦隊傳來消息要求對話。」Nyota·企業號一枝花·Uhura匯報訊息。

 

「謝謝你上尉,傳送至主銀幕。」Jim點點頭。

 

星際司令艦隊令企業號抵達Lily-2號星球執行任務前,經過Purple-1號星球時短暫停留運輸一批貨物過去,這批貨物對Lily星人來說很重要,對方要求企業號運輸途中多加小心。

 

「為星聯公民解決問題是我們的責任。」Jim公式化回應。

 

他覺得有時候因為過於方便,讓星際司令艦隊都把他們當宇宙宅急便了!我們是旗艦星艦又不是運輸船,Jim皺眉低頭查看運輸資料,內容是10個集裝箱的紙類文書用於展覽活動。L星與P星是姐妹星,他們經常通過這樣的文化交流來聯繫彼此之間的感情。

 

好吧,這勾起了Jim的興趣因為他喜歡紙質書,希望停留在這兩個星球的期間能去參觀一下書館或書展。

 

「Sulu更改航線,方向416,標的7.4。」

 

「是,艦長。」

 

「耶!」一聲非常開心的歡呼聲突兀在艦橋上。

 

Jim下意識的用眼神詢問他的大副,瓦肯人也好奇的對他挑眉,然後他們同時看向首席通訊官。

 

Uhura鎮定自如的進行她的工作,但她的紅脖子和紅耳朵卻出賣了她。可愛又可憐的姑娘,Jim好心替她解圍假裝咳嗽了一聲,其他艦橋上的船員立刻從忍笑的動作恢復過來。

 

能讓Uhura如此興奮的星球,Jim更好奇了。

 

 

***

 

 

可惜的是,Purple-1號星球的文書閱覽館只對本星球公民和會員開放。

 

「這不公平,為什麼我不能加入會員?」Jim站在服務台抱怨,他已經使出渾身解數也沒有辦法讓服務員同意加入。

 

「Kirk艦長,我已經寬鬆給您加入的條件了,只要你回答正確10道中2道問題就能加入,很簡單的。」美麗的服務員眨巴著眼睛無辜的說。

 

「簡單……」Jim看著問卷中最簡單的兩道問題,感覺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

 

問題1.請問BL的縮寫是?

——Jim的答案是,提單(bill of lading)。

 

問題2.請問攻的相反詞是?

——Jim的答案是,守。

 

但是都不對。

 

攻和守到底哪裡不對!難道P星和地球的文化不同,所以他理解錯了?

 

「Spock,你答對了嗎?」他問旁邊和他同樣對文書閱覽館有興趣的大副。

 

S'chn T'gai ·企業號邏輯之神·Spock沒有回答。

 

Jim肯定他也是錯的,他從他大副微微瞇起的眼睛就知道。他伸手滑動Spock前面的終端機,查看他的答案是什麼。

 

問題1.請問BL的縮寫是?

——Spock的答案是,積木式邏輯(building logic)。

 

問題2.請問攻的相反詞是?

——Spock的答案是,守。

 

Jim撇撇嘴,跟他的差不多嘛。

 

「艦長?Spock?」是Uhura,她好像很意外會這裡看到它們,有點遲疑的向他們打招呼。

 

「Uhura,你也是來加入會員的嗎?來得正好我們需要藉助你的智慧為我們解開謎題。」Jim快被這些問題搞瘋了。

 

Spock讓開了終端機的位置。

 

「哦這個嘛……抱歉兩位,我已經是會員了。」Uhura有點尷尬的把視線看向別處。

 

Jim和Spock表面紋風不動,內心卻有十萬伏特雷劈。

 

「Nyota,你能替我們解答此領域的困惑嗎?」Spock上前一步虛心求教。

 

Uhura更加尷尬了,抱歉兩個字直接寫在她臉上:「會員制度是很嚴格的,我只能替你回答其中一道問題來開拓你解答的思維。」

 

「攻的相反詞是受。」Uhura回答完甩甩她的馬尾轉身就走了。

 

受?

 

Jim和Spock互相對望,他們此刻的想法有默契的一致——不合邏輯。

 

 

***

 

 

「Bones……難道你不好奇嗎?」Jim全身無力的趴在咖啡店的桌子上,用他水汪汪的藍眼睛告訴他的朋友,他被好奇心折磨得很難受。

 

「我的第六感告訴我,不要好奇!」Bones一直是對的,他指著他前面的人問:「還有,為什麼他也跟我們一起行動?怎麼不去找他的女朋友玩耍去!」

 

「拜託Bones,你消息太不靈通了,他們好幾年前就分手啦。」Jim翻白眼。

 

「哦?他被甩啦。」Bones故意用過來人的語氣揶揄了一下。

 

Spock覺得有必要提醒他們討論的當事人就在他們面前,而Jim使用誇張的用法「好幾年前」是不精準的,正確時間為13個月又11天。

 

「如果不介意我打斷你們的討論,我會告知你們我剛才在文書閱覽館的觀察和發現。」Spock的語氣就像在匯報敵人的護盾還剩多生能量,他們的相位槍則需要多少能量才能打穿敵人的武器設備。

 

在兩雙眼睛的默認下Spock繼續說:「根據我的觀察,所有傳送至Purple-1號星的船員,女性船員全部都有會員資格,而男性船員有45位,無性別船員有61位。」

 

「什麼!」Jim從椅子上起身,因為太激動膝蓋撞到了桌面又痛得趴了下去。

 

「冷靜點Jim,那個什麼鬼會員制有什麼好稀奇的。」Bones隨手給Jim的脖子來一針,膝蓋骨的刺痛感立刻消退了。

 

「不然你來回答問題,Bones。」Jim下巴抵著桌面,瞇起眼睛瞪著他。

 

問題1.請問BL的縮寫是?

——Bones的答案是,胸圍線(bust line)。

 

問題2.請問攻的相反詞是?

——Bones的答案是,守。

 

「咘——全錯。」Jim幸災樂禍。

 

「哦拜託!你又不知道正確答案。」Bones反駁。

 

「Uhura告訴我們第二個答案後我和Spock嘗試了所有可能的縮寫,甚至勒讓德常數都寫上了。」

 

「那第二個答案是什麼?」

 

「受,很奇怪是嗎?它的相反詞應該給予。」但出乎Jim意料之外的是Bones的反應。

 

「哦。」醐醍灌頂的醫生一臉表情複雜。

 

「你知道?你竟然知道!快說!嗚……」Jim第二次撞到了膝蓋,而這次Bones沒有及時給他來一針。

 

認知被不斷刷新的Spock,感到Surak的教義正在離自己而去。

 

Bones會知道的原因,是因為chapel和那群女孩們經常談論的正高興會忘記了還有他的存在。

 

「Jim,好奇心會殺死貓的。」

 

「貓還有九條命呢,快說。」

 

「Boys' Love。」

 

正如Uhura丟下答案就開溜,Bones也起身逃開了他們兩個。

 

 

***

 

 

「恭喜兩位成為第GGGG0008852214和GGGG0008852215會員,現在兩位可自由在館內閱覽,有購買項目請使用終端系統,謝謝。」

 

Jim終於踏進這個星球最大的閱覽館,它大概有一個洲那麼大,旁邊有免費使用的飛行器,不然要走完這裡大概要花好幾個月。

 

「所以……你覺得那是什麼意思,BL。」Jim找來一輛雙人的飛行器,

 

Spock覺得Jim在裝傻,他就是想讓自己再把醫生的話解釋一遍。

 

但陳述對他來說從來都不是問題:「Boys' Love,不是英語的正式語法,是一種和制式英語。用以代指男性之間羅曼蒂克的關係,由愛好者們創作不同形式傳媒與題材,以展現此相關內容的作品。」

 

「感謝你的解說。」Jim跳上了飛行器,很自然的給Spock搭把手。

 

Spock挑眉作為回應,他主動的擔當起駕駛員。

 

一開始的參觀很新鮮,整個閱覽館內都有淡淡的木香味,柔和的燈光加上舒適的音樂很令人放鬆。 

 

Jim感覺自己就像闖進了傑克與魔豆的世界,畢竟不是常有機會見到如高樓大廈那麼宏偉的書櫃,但所有書的內容都是關於愛情故事時他就開始厭倦了。他們在其中一個休息區停下,點了些茶點後他們選擇窩在一個角落的沙發看起書來。

 

「哦你看看這個,」Jim一手拿起一本燙金字體藍色封面的書對著Spock,一手捂住笑個不停的嘴,「我不知道我翻譯的對不對,但這個安多利文的標題應該是『你輕柔的觸角安撫我冰藍之心』?」

 

「你的翻譯是正確的,Jim。」Spock看了一眼它的書腰,上面寫著安多利星史上最動人作品,「這類文學體現不同種族精神層面的另一面,非常有意思。」他把其中一本由克林貢人撰寫的『霸道帝王如何愛上我』遞給了Jim看起了另外一本。

 

Jim配合翻譯機隨意看了幾本,時間正在翻書的聲音中靜靜流逝,他突然意識到這是他和Spock為數不多兩人獨處的時間。這讓他感到滿意,除了Bones他很少有機會和另外一位朋友有這樣休閒的時刻。

 

他看著坐在他身旁的瓦肯人,Jim早已攤在柔軟的沙發里,而Spock卻一直保持標準的坐姿,低頭優雅的看著書。令人賞心悅目,剛一閃而過的思緒被Spock的注意打算。

 

「Jim?」

 

「剛才經過銀幕墻我看到有個簽書會,快到開始的時間了,有興趣去看看嗎?」脫口而出的轉移話題,Jim都要佩服自己了。

 

「好的。」Spock點點頭。

 

他們整理好借閱的書歸還到放置處,設置了一下飛行器上自動駕駛的路徑,當他們飛行在書行間Jim沒有想到Spock會主動開口邀請。

 

「我估算到稍後離開閱覽館的時間,貨物已安置完畢,你有意願與我共進晚餐和下盤棋嗎?」

 

「當然,Spock先生。」Jim微笑著回答。

 

 

***

 

 

如果當時Jim知道簽書會簽的是什麼書,他絕對不會和Spock一起來這個見鬼的簽書會。

 

簽書會的活動在一個小廣場舉辦,目測有500多名讀者正排隊等待著,一大群人鬧哄哄興奮談論的場景很壯觀,所以大部分人沒有注意到外圍有兩個狀況外的路人。

 

「Kirk艦長?Spock中校?你們……怎麼在這裡!」是Sulu,他悄悄靠了過來壓低了聲音對他們說。Jim一點也不意外他是有會員資格的人,但他驚訝的語氣和Uhura一樣意外他們出現在這裡。

 

「嗨,Sulu。」

 

Jim沒有看向他的舵手隨意地回應,他正皺著眉看著櫃檯上的試閱樣品,這裡有好幾十本。

 

『……Jim學員抬頭看著Spock教授,他的雙手被越過頭固定在墻上,他的呻吟聲被吞沒在瓦肯仁熾熱的雙唇里。老天,他發誓……他就快要……』

 

看到這裡Jim忍住把書丟出去的衝動,也許是人物同名同姓,見鬼的誰知道!他又克制不住自己拿起了另一本。

 

『艦長,瓦肯人說。閉嘴你個小壞蛋,喊我的名字Spock。Jim坐在艦長座上用腳把Spock勾了過來,他的手指頭握住他大副的下巴,深情款款的說,現在,進來……』

 

進、進來什麼?而且要怎麼用手指頭握住下巴?這用詞一點也不準確!Jim很惱火的發現自己竟然看了起來。

 

等等,現實中的Spock呢?

 

Jim脖子僵硬的轉頭看向他的大副,他、也、正、在、看!

 

很好,現在Jim只想一把火把這裡全燒了!他一個衝動就把Spock手裡標題名為『宇宙之心』的書奪了過來。

 

「艦長。」Spock僵硬的說道。

 

哦不,不不不!瓦肯人又疏遠的叫他艦長!Jim簡直可以看到他們兩人之間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友誼經驗值在瘋狂的-10、-10、-10……

 

Spock看到Jim隱藏不住的失落,他又立刻改口:「抱歉Jim,由於我意外地被虛構的故事影響,稍後我需要進行冥想來整理思緒。」

 

就連晚餐之約也泡湯了,Jim勉強的笑了笑。「我理解。」

 

「呃,先生們!」被忽略的Hikaru·企業號最機智的舵手·Sulu著急得打斷他們的對話。「听着,我知道你們需要一個解釋,但是現在沒時間了,快跟我走!」

 

「Sulu?」Jim不明白為什麼他表現得好像他們正在被怪獸追,然後他就發現了,整個廣場除了他們的聲音之外詭異的安靜。

 

他瞄了一眼原本在熱烈談論的500多名讀者,他們全掛著異常興奮的微笑,眼神閃著光芒盯著他們,他和Spock。

 

Jim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幾步,這些讀者全都沒有拿武器(如果手裡的書算武器的話),他卻覺得他們比開著D7級巡洋艦的克林貢人還要危險!

 

「跑啊!」Sulu率先沖了出去,Jim和Spock也緊追在他後頭。

 

他們動,人群也跟著動,人從眾效應變得失控起來。

 

但是他們能跑到哪裡去?就算是他們找地方躲起來,可500多人的搜索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但現在Jim只能相信Sulu會帶領他們脫離危機。

 

他們一路直線奔跑,在白色的大道上三個點成一直線,Jim全力向前衝刺時向後瞥了一眼,Spock保持穩定的速度跑在他後面。明明瓦肯人的力量是人類的三倍,但他卻落後於Jim幾步的距離。

 

儘管他們現在的處境不太妙,Jim卻笑了起來。

 

他們在跑了一段距離後,Sulu用力甩開他的通訊器: 「Chekov!你小子還不快過來!」

 

「來了來了!我就在泥們的上方!」

 

一艘飛行器急速降落在他們的右前方,Pavel·企業號天才少年·Chekov戴著護目鏡對Sulu喊道:「跳上來!快跳啊!」

 

Sulu低聲咒罵了幾句,他助跑了一小段順利的跳了上去,他原本喘口氣後想伸手去拉艦長一把,卻發現他們的大副已經把艦長抱起然後輕鬆的跳了上來。

 

接著飛行器後面傳來一陣詭異的歡呼聲。

 

舵手和領航員用眼神短暫交流了一下,假裝沒看到捂著臉的艦長和一臉淡定還不把艦長放下的大副。

 

在乘客超載的情況下,他們用駕駛星艦的專業精神把飛行器飛出了文書閱覽官。

 

 

***

 

 

當全宇宙認為你和某人是一對,而實際上你們並不是的時候,Jim只想罵髒話。

 

「所以,在我們兩個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其他人……也包括我們所有的船員都認為我們是一對?」在和剛才同一個咖啡廳里,Jim擺起艦長的架子審問前面兩位他的得力助手。

 

兩人一個看左邊一個看右邊然後一起點點頭。

 

「除了McCoy醫生,艦長。」Spock及時正確無誤的補充道。

 

「是的,因為Bones也這麼認為的話,我一定會知道的。」不過也許這位守舊的南方人聽到了風聲但沒有當一回事。

 

「……所以簡長,泥們真的沒有在一起?」Chekov縮著肩膀,他像小動物一樣無辜的眼睛從下往上看的時候,你沒有辦法說很重的話。

 

「沒有。」Jim面無表情坦誠相告。

 

「否定的。」Spock正式宣告。

 

「簡直無法相信……」Sulu搖搖頭,這會讓知道真相的群眾們失望的。

 

Jim瞪了一眼裝無辜失敗的舵手,他得查清楚事情到底是他媽的怎麼回事。

 

「說出你們的論點與猜測,我與艦長將依據你們的陳述了解事情的緣由,做出對策。」Spock從旁協助充當法官的角色,只差沒有給他一隻小錘子。

 

原告方一Chekov首先提出了他的觀察:「泥們很親密。泥們經常一起吃飯,一起在娛樂室下棋,一起到健身房運動,泥們總是長時間在一起。」

 

被告方一Jim申辯:「因為我們是朋友,就像你會和Sulu一起吃飯聊天玩遊戲一樣!」

 

那不一樣!仿佛在這樣說的Chekov雙手抱在胸口。

 

「肢體語言法則,簡長。你和Spock倂肩而坐的距離在20公分以內,這是灰常灰常親密之人間的距離!」

 

「哇哦心理學!認真的嗎Chekov?按照你說的肢體語言法則,我和McCoy醫生之間的距離經常是0,但無論我們是誰上了對方的床都會把對方狠狠地踹出去!」Jim忍不住嗤笑

 

「因為你和醫森是朋友啊!」

 

「我和Spock難道不是朋友嗎?」

 

Chekov陣敗。

 

原告方二Sulu接著出招:「你們在意對方。當情況允許時,你們總是在探查星球的任務中一起傳送下去,遇到危險會捨身相救,受傷生病會相伴在身旁。」

 

被告方二Spock異議:「確保艦長的安全是大副職責。自我奉獻與友愛互助是星際艦隊的精神,而這一點在企業號上所有的船員都是出色的優秀。」

 

Sulu原本有很多觀察到的小細節可以讓他的兩位上司啞口無言。當兩人結為伴侶時,你的言行舉止會潛移默化與對方的漸漸同步,這是一種無法克制的本能,相互愛慕的情感會下意識的讓你想與對方融為一體。Chekov曾提出這樣的觀點與他一起討論。

 

像是他們總是在對方以為沒注意到的時候偷看對方,而自己還沒有偷看的自覺。像是當對話中兩人都意見相同時,他們會心有靈犀互相一笑。像是當他們兩人並肩站在他們所有人的前方時,你就是會發自內心的覺得他們會永遠相伴於對方,至死不渝。這樣顯而易見的變化艦橋的成員們很早就察覺到,卻都選擇默不作聲的給予支持與守護。

 

但Sulu覺得要說贏在星際艦隊上也是數一數二卓越優秀的這兩位上司,簡直是一項自找苦吃的巨大挑戰。一位是舌燦蓮花,能把人工智慧型機器人感動到自我爆炸;另一位精深邏輯之道,與他沉著冷靜且能言善辯的爭議要有經受心臟健康方面的考驗。

 

Sulu很年輕,他也不想要McCoy醫生時常對關心他的健康,於是他拿起桌上的紙巾當做投降的白旗。

 

Jim很滿意這完勝的場面,但他還不打算放過他們:「為什麼你們是會員?據我所知我們都是第一次到這個星球,甚至是第一次知道有這個地方。」

 

「偶們答應過的,不能告訴任何人……」Chekov弱弱地說。

 

Spock點頭:「你可以留有你們的守信,只需向我們說明行為的目的。」

 

「好吧,那個簽書會是臨時舉辦的,我們是在幫……朋友們的忙。」Sulu覺得透露這些訊息就夠了。

 

作者是企業號的船員們,Jim和Spock互看一眼。

 

「那麼這個呢?這是什麼!」Jim把手裡的書——對,就是那本他忘記歸還的『宇宙之心』——用力摔倒桌面上,在他們飛出文書閱覽官時,他的PADD顯示他被扣掉了信用點數!

 

所以他現在擁有一本他和他的大副愛得死去活來的……書!

 

「簡長你好眼光,這本很好看而且是賣得最好的!」Chekov天真的笑著說。

 

而且大部分船員還互相傳閱!Jim頭疼的揉了揉額頭。

 

 

 

***

 

 

 

前往太空這件事就意味著你會首次面臨很多困境,甚至有生命危險。但Jim能一一應對,因為他有企業號,他有一群工作關係如親友的團隊,因為他是他們的艦長。

 

所以不是說遇到危機情況時Jim不會感到壓力與緊張,只是這不一樣,這不是永無止境的太空探索,也不是星艦艦隊的職責工作或外交交涉。

 

這是他和Spock隱私。

 

尤其瓦肯人非常注重隱私。

 

他們傳送至企業號分開行動後,Jim帶著從Chekov那裡敲詐來的威士忌就跑來Bones的倉房。

 

「我不敢相信早上時你就那樣逃走了!」Jim一口喝掉酒杯里的酒精。

 

「天啊Jim,我能說什麼!說,嘿Jim你和Spock是不是真的有一腿?」Bones為自己再倒一杯酒。「這種話我自己聽了都會發笑。」

 

「所以你不相信這個?」Jim點了點桌上依然被他隨身帶著的『宇宙之心』。

 

「這本寫得很好……哦是的是的,我看過!別用你那嬰兒藍色大眼睛瞪著我!當醫療倉和娛樂室總是會有這本書出現的時候,你很難不好奇的去翻翻看!」Bones在Jim開口前打斷他,「但這是女孩們……還有對此熱衷的船員們,消遣娛樂的一種方式,他們不帶任何惡意,我相信你是知道的。」

 

「為什麼我從未發現過?」

 

「他們當然不會在當事人面前說這個,何況你還是大家的艦長!」

 

「但你又不是被消遣的那一個……哦等等。」Jim看著Bones一臉吃大便的表情突然一個靈光乍現,「他們也把你和我也寫成一對?」

 

Jim忍不住大笑起來,這真是經歷了詭異離奇的一天中讓他覺得最好笑的事情,他突然能理解Bones不太理會這件事情的原因。

 

「你想得到的都有,甚至還有我和那個綠色妖精的!」Bones灌了一大口酒,這讓Jim笑得更開心了。

 

「哦你個混小子,你就笑吧!要知道在所有熱門配對中你和Spock巋然不動的高居榜首。」

 

「真的?」Jim發現自己竟然有點開心。

 

「Jim。」Bones突然用我是你的知心好麻吉的口吻說,「除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你還有要跟我說的嗎?」

 

有的,比如今天發生了太多出乎意料的狀況他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好像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和Spock的事情該怎麼處理,都預料他們的關係會怎麼發展。Jim不能說他能百分之百掌握這艘船上所有的大小事情,但這已經完全脫離了他的掌控,他內心那微小的控制慾在不斷掙扎。

 

還有Spock,他最喜歡的瓦肯人。Jim知道彼此之間的情感在日漸升溫,他們有種慢慢來的默契,而他現在還不想打破他們之間的友誼,無論他們最終能走到哪裡。

 

諸多思緒纏繞成結。他現在不能把這些問題丟給他的好朋友,他需要吃些東西睡個好覺消除今日的疲憊,也許來個Spock教他的瓦肯式冥想也不錯。

 

等自己夠清醒,或者他和Spock真的有幾腿了,他會再來找Bones嚇嚇他的。

 

「不,今天就到這裡吧。」Jim起身拍了拍Bones的手臂。

 

Bones在自動門即將關閉時丟了一句肉麻的話。

 

「船員們都愛你,你知道的吧!」

 

「是的,我知道。」Jim笑著喃喃自語邁開了步伐,他已經聽到最想聽到的了。

 

 

 

***

 

 

 

如果不是Jim喝醉了,他會以為Uhura站在他的倉房前面等他。

 

但實際上他沒有喝酒。現在距離他的輪班還有30分鐘,而他的首席通訊官和文書官站在他房前等著他。門開時Rand在拉扯著Uhura好像要把她拖走,但她們看到Jim一出現就馬上立正站好。

 

「早安艦長。」她們說。

 

「早安女士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Jim擔心的詢問,他看到有類似卡片的東西從她們剛才的拉扯中的口袋掉了出來,剛彎腰要去幫忙撿起來就被阻止收走。

 

Jim的眼力很好,所以他還是看到了Uhura的那張卡片上寫著Spock粉絲後援會會員號2,Rand的那張卡片上是Kirk粉絲後援會會員號1。

 

「呃艦長……」Rand紅著臉支支吾吾的不敢看他。

 

 

「我們一起去餐廳吃早餐吧!」Uhura迅速的左手挽著Jim右手拉著Rand往高速電梯的方向走。

 

等等,她們難道不想解釋那兩張卡片是什麼東西嗎!

 

Jim受寵若驚的不知道發什麼了什麼事就被帶走,艦橋的主要成員有時大家會約時間一起聚餐,但Uhura從來沒有單獨來找他吃飯,好吧她和Rand一起來找他。

 

「早安,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參與你們嗎?」經過Spock的倉房時他正好也出來。

 

「介意。」Uhura的笑容就像在跟Spock說你今天也那麼的迷人英俊。

 

Jim抱歉的看了他的大副一眼,女士們的邀請盛情難卻。

 

在他們登上電梯時Uhura突然朝著門外喊:「請不要跟過來,我知道你聽得到!」

 

Jim和Rand一起看向她,而Uhura只是偏頭聳起一邊的肩膀。

 

等他們各自拿好食物坐下,Jim喝了一口水看著坐在他對面的兩人,他實在很好奇到他們要對他說什麼。

 

「我們真的很抱歉艦長。」意外的是Rand先開口。

 

「我們沒有想到你們真的進得去文書閱覽管,也沒有想到昨天會造成那麼大的騷動,我很抱歉。」Uhura很真誠的在道歉。

 

他們就像為了此刻已經重複練習了很多遍一樣,身體緊繃著小心翼翼的觀察Jim的反應。

 

「昨天舉辦簽書會的是你們,那些書是你們寫的?」Jim就算有所猜測也免不了驚訝,看著眼前的Uhura他突然很同情Spock。

 

「呃是的……我們是其中的代表。」Rand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為什麼只向我道歉?Spock呢?」

 

Rand用求救的眼神看向Uhura,好像說出原因會讓他很難為情。「這是因為,」Uhura深吸了一口氣勇敢的說,「我們決定站SK的代表來找你,站KS的代表去找他。」

 

「站在什麼?」Jim沒有明白。

 

「其實我是SKS都可以,只是你知道的我去找Spock會超級奇怪……哦不過那不重要,真的。」Uhura很明顯想避開這個話題,就像父母想逃避孩子問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Jim做了一個決定,他是艦長而這是他應該處理的方式。「那麼我要求你們停止販賣任何我和Spock中校任何形式的相關書籍,既往不咎,至於你們的私底下的交流我無權過問。雖然這的確造成了我的困擾,但我接受你們的道歉。」

 

「現在,放輕鬆吃東西吧。」說完Jim咬了一大口手裡的三明治,享受有美女們相伴的早餐。

 

「謝謝你艦長,但是……但你不生氣嗎?」Rand呆呆的說。

 

Jim配合裝出生氣的樣子說:「嘿,現在還不到值班的時間,你們非要一直喊我的職稱嗎?」

 

「這是習慣,喊你艦長總讓人覺得心裡很有安心感,Jim。」Uhura溫柔的說道,她和Rand也開始吃起她們的早餐。

 

「我很高興聽你這麼說,Nyota。我原本以為你們會寫一些很過分的東西,有些是很離譜沒錯……不過那本『宇宙之心』真的寫得很好,說真的這讓我驚訝,文字如詩句般優美。」

 

「你看了?」Uhura說。

 

「是啊,能告訴我是誰寫的嗎?我沒想到我們船員里有這麼一位偉大的作家。」他昨晚把它當睡前讀物隨手翻了一下,沒想到越看越入迷。

 

「他聽到你那麼說應該會很高興的,我們的輪機長。」Rand說。

 

「……」企業號的輪機長只有那麼一個人,他叫Montgomery·別想知道他腦袋是什麼物質組成的·Scott!

 

很好,他得找時間跟Scotty好好談一談,為什麼他會知道有一次在無人星球露營時,Spock因為誤喝了含有巧克力的飲料,跑來他的帳篷纏著他握了一夜的手,他本來以為書中的內容是純屬巧合,現在想想根本就不是!

 

Jim突然想起一件心存疑慮很久的事情。「我們每次聚會的酒錢都是從賣書得來的,是嗎?」

 

她們一起點點頭。

 

見鬼去吧,他就知道複製機不可能複製出這麼完美的味道!

 

 

 

***

 

 

 

當他們離開Lily-2號星球時受到熱烈的歡送,看來那些書籍真的對他們很重要。

 

Jim後來沒有去參觀他們舉辦的書展,因為書展的主題叫紫色天堂這種一聽就很不妙的名字。Jim歎氣,這幾天的耳濡目染為他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企業號在收到下一個命令之前會前往附近的星艦基地做為期一個禮拜的整修,而現在不是他的值班的班次,所以他很放鬆的窩在一處隱蔽的觀星台,看著窗外因為進入曲速而變得夢幻的星辰。

 

雖然他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地球人沒有三倍的聽力,但他知道身後漫步而來的人是誰,觀星台上的玻璃反射出的倒影也驗證了他的猜想。

 

「去找你道歉的是誰?」

 

「是Chapel護士。」

 

恩,Jim知道擁有Spock粉絲後援會會員號1的卡片是誰了。

 

他們沉默倂肩而立好一會,Jim喜歡Spock安靜的陪伴,這令人放鬆和喜悅。他心照不宣把肩膀貼著Spock的,讓彼此沒有了距離。

 

「Jim。」

 

「恩?」

 

「我們還未履行25小時57分之前的約定。」

 

「是啊,因為某位瓦肯人不小心看到了自己的小黃書害羞的逃走了。」

 

「瓦肯人不會害羞。」

 

「瓦肯人也不會喝醉酒半夜跑來偷親我的手?」

 

「據我所知你面前的這位瓦肯人會的。」

 

「哦。」

 

「Jim。」

 

「恩?」

 

「我們還未……」

 

「Spock,約會的話,我整個人在基地的一個禮拜的時間都是你的。」

 

瓦肯人滿意的笑了。

 

 

 

 

END

 

 

 

 

*我竟然把我自己的腦洞填完了感動,感謝看完這個腦洞的你quq!

*標題來自三千世界鴉殺文內女性向的雜誌

评论(10)
热度(41)
© 木羽玉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