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羽玉华

窩在高雄。日語學習中。
ST掉進坑中爬不上去了!
詹一美,派派,藍眼美人兒麼麼噠=3=~

五次McCoy錯過了火車,一次他沒有

《五次McCoy錯過了火車,一次他沒有。

*我喜歡關於火車的故事
*親愛的佩,生日快樂!




 

McCoy就要錯過他的火車,他拿著他的行李奔跑在走道上。

 

他剛抵達月台首先聽到車站人員在指揮吹著哨笛,然後是火車越來越遠的氣鳴聲。

 

該死的搞什麼!McCoy放下行李大口喘著氣,他抬手看錶與車站的時鐘做核對。

 

真不敢相信,他的錶竟然停了!

 

好吧好吧老天爺就是要跟他這個老人家作對,他低聲咒罵幾句一屁股坐在車站的長椅上。

 

然後他發現了坐在另一個椅子上的年輕人,年輕人絲毫不含蓄的對他笑著。

 

他剛要開口教訓這位年輕人幾句,就被對方搶了對話的先機。

 

你這是要去哪裡?年輕人問。

 

你管我要去哪裡!McCoy慪氣。

 

年輕人的笑意更深了,他看起來一點也不介意被冒犯。

 

抱歉,我叫Jim。年輕人友善的伸出手。

 

Leonard 。McCoy沒好氣的跟他握了一下手,他沒必要跟小孩子計較那麼多。

 

所以,你這是要去哪裡?年輕人又問。

 

McCoy翻了個白眼,這位執著的年輕人到底想知道什麼?

 

去終點站,你抬頭就能看到了!McCoy朝天上指了指,剛才離去的火車還在天上飛。

 

現在是黃昏時刻,西邊最後的餘暉照亮了整片紫紅的天空。

 

眼前那些巨大的星球如畫般永恆地佇立在屬於它們位置上,美麗得讓人窒息。

 

遠處火車的車廂已點起明亮的燈火,像一條金絲線,它繞著無形的軌跡穿梭在群星之間。

 

是最後那顆銀色的星球啊。

 

年輕人點點頭,他閉著眼睛聽著氣鳴聲越來越遠,越來越遠,然後才重新看向McCoy。

 

車站的照明燈在他們的頭上點亮,白光灑落在年輕人金黃的頭髮上,讓他看起來很透明。

 

就像要消失了一樣。

 

Leonard,很高興見到你,我們明天見。年輕人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然後站了起來。

 

明天?我等下搭下一班的火車明天就不在這裡了。McCoy說。

 

所以我才要問你要去哪裡啊。年輕人轉了轉他狡黠的藍眼珠。

 

他離開時在McCoy的耳邊笑著說,剛才是車站的最後一班火車。

 

 

 

***

 

 

 

McCoy錯過了他的火車,又一次。

 

他不想為自己的遲到找藉口,於是他離開了月台往出口走去。


 

離開前他看了看昨天長椅的位置,那位年輕人沒有在那裡。

 

拜託,我這把老骨頭是在期待什麼?McCoy搖搖頭對自己嗤之以鼻。

 

他走向了巴士站,跟著其他乘客一起等候。

 

他鬆了一口氣,他昨天是用走的走回住處。

 

因為昨天最後一班的巴士也開走了,有時候你就是不知道自己還能有多倒霉!

 

McCoy一上車就看到年輕人,他那頭金髮真的很顯眼。

 

嗨,又見面了。Jim向他招手,拍了拍旁邊的空座。

 

嗨……你跟蹤我?。McCoy雖然很懷疑,但他還是選擇坐在年輕人的旁邊。

 

什麼?不,我沒有。真的老兄,我也不知道你會搭乘這班巴士。

 

Jim覺得好笑,所以他又笑了起來。

 

McCoy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逗樂別人的幽默,這個年輕人實在太愛笑了。

 

Jim的笑容有陽光的味道,所以McCoy點了點頭從他那裡偷了一點溫暖。

 

一個臉頰的親吻讓年輕人染上了紅暈,這次換McCoy得意的笑了。

 

不要緊嗎?你連續兩天錯過火車了。Jim在巴士啟飛時問。

 

那沒有什麼,我只是想去新的地方展開新的生活。McCoy歎氣。

 

Jim沒有追問,他轉頭看向窗外,星星在外面閃爍著對應著腳下城鎮稀疏的燈火。

 

那些星光的源頭可能距離此處有好幾光年的距離,但黑與夜模糊了界限讓人覺得仿佛觸手可及。

 

仿佛近在眼前,讓人如此懷念。

 

你是做什麼的?安靜了片刻後Jim開口問。

 

McCoy聳肩,年輕人就是愛問問題,不過這是展開話題的好方法。

 

他對Jim說,我是一名醫生。

 

Jim的反應很平淡,就好像他早已經知道了一樣。

 

當你受傷或生病時誰來照顧你呢,Leonard?Jim的聲音變得遙遠,輕柔得像是要飄往遠方。

 

另一名醫生或護士啊。McCoy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

 

他被車內舒適的溫度和安心的睡意捲入了黑暗之中。

 

 

 

***

 

 

 

McCoy睡過頭了,他直接放棄出門。

 

 

 

***

 

 

 

他踏上車廂時差點激動落淚,雖然很急迫但他還是趕上了,終於!

 

他找了個舒適的座位,靠窗邊的,McCoy非常滿意。

 

所以年輕人神出鬼沒的在他旁邊坐下,他沒有什麼意見。

 

在火車出發之前他和Jim聊得很愉快,直到車站人員板著臉出現。

 

您的車票,先生。車站人員說。

 

票?McCoy在身上了摸了摸才發現他忘記買票了。

 

他沒有買票。Jim舉發他。

 

嘿,你小子!McCoy生氣的發現年輕人又在偷笑他。

 

您得下車買車票,先生。車站人員說。

 

什麼!我就不能先上車後補票嗎?現在都什麼世紀了!

 

我們沒有這項服務,先生。車站人員說。

 

McCoy和他的行李被趕出了火車,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火車開走。

 

因為如果這個時間點他還來得及買票上火車的話,他LeonardMcCoy就全名倒著寫!

 

他正要離開,然而年輕人已經在出口等他。

 

你怎麼也下火車了!McCoy有點搞不懂這名年輕人到底在想什麼。

 

Jim笑了笑說,因為我也沒買票啊。

 

McCoy白了他一眼,繼續往前走。

 

Leonard!Leonard!Leonard!

 

Jim走在他旁邊喊他的名字。

 

幹嘛?等到年輕人喊了十幾遍他的名字,McCoy才忍不住笑出來問他。

 

一起吃晚餐嗎,我請你。Jim提出邀請。

 

只要你保證食物好吃,我很樂意。McCoy答應著牽起了Jim的手。

 

 

 

***

 

 

 

這一次他做了充足的準備。

 

他提前幾個小時到達火車站,對照時刻表和班次買好了票。

 

終於可以離開這個超級鄉下的地方了!McCoy把行李放在置物架上,坐在位子上等待著。

 

火車響起了氣鳴聲,車站人員的哨笛聲也發出了最後的警示。

 

Jim沒有出現,McCoy旁邊的座位依然空著。

 

火車發動了,這原本是他最應該激動的事情,但他卻心懸於一個未出現的人影。

 

列車在緩緩前行,車站也漸漸遠去。

 

McCoy發現Jim站在其中一個月台上在向他揮手道別。

 

傍晚的夕陽在月台上鋪了一條的金色的道路,年輕人剛好站在光與影的交界處。

 

Jim!

 

他的呼喚淹沒在喧囂中,但Jim卻像聽到了召喚對著他微笑,默默地道別。

 

他一定是瘋了,否則他不會連行李都不顧就衝出車廂跳了下去。

 

他不理車站人員在他身後大聲罵著什麼,也不管跳下來時腳承受的壓力讓他差點倒下。

 

他奔跑了過去,就像最初他追著將要離去的列車。

 

他錯過了這麼多趟火車,錯過了那麼多的班次,錯過了飛逝如梭的時光。

 

哦上帝啊,那都不再那麼重要。

 

McCoy一把抱住吃驚不已的年輕人,他們才相識不久,他卻已經開始熟悉這個擁抱。

 

跟我走。

 

他說著如老電影般的台詞,絕望的發現自己掉進了愛情海,又希望的懷裡的人與他共沉淪。

 

他一直想突破自己的日復一日的日常,前往他處尋求一個新世界。

 

但如果Jim成為了他的全宇宙,他將再也別無所求。

 

Leonard。Jim輕聲念著他的名字,充滿暖意的聲音直達他心深處。

 

然後年輕人輕輕地推開了他,那雙填滿愛意和真誠的藍眼睛映著McCoy自己的模樣。

 

你是得走了,時間到了。Jim說。

 

你說什麼?走去哪裡?

 

下一班火車的就在你身後。Jim指向McCoy身後突然冒出的列車。

 

Jim?

 

下一秒他被推下了月台。

 

 

 

 

***

 

 

 

McCoy吸一口氣醒了過來。

 

醫療用的照明刺眼得讓他無法睜開眼睛,他想舉手遮住光線卻發現手被緊握著。

 

一團金色毛茸茸的頭髮擱在床邊,起伏的呼吸聲表示主人正在熟睡中。

 

Jim。

 

他的記憶正在慢慢恢復,一點一滴如同雨過天晴變得鮮明起來。

 

他伸出另一隻顫抖的手,用手指輕撫那人眼角的淚痕。

 

像是在回應他的期待,睜開的蔚藍雙眼有點迷糊的望著他看。

 

Jim。McCoy的聲音喑啞,與他那雙逐漸充滿感情的眼睛對上了視線。

 

Bones!

 

這一次換他被人用情至深的擁入懷中。

 

 

 

 

 

END

评论(8)
热度(30)
© 木羽玉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