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羽玉华

窩在高雄。日語學習中。
ST掉進坑中爬不上去了!
詹一美,派派,藍眼美人兒麼麼噠=3=~

海洋之心

海洋之心

 

 

Spock的眼前一片深藍,他正在溺水。                

 

他前一刻的記憶是,他站在礁石上背部被擊中而摔進海里。

 

一般情況下他不可能會溺水,他的水性很好,能在水下閉氣10至15分鐘。

 

但現在的情況是,他正在大量失血,左胸的部位被LY-1210能量槍射穿一個洞。

 

他已不能精準預估傷口的情況,連伸手阻止綠色血液流出的力氣都沒有。

 

焦灼刺痛,是他在這溫暖又冰冷的海水中還算清晰的知覺。

 

溫暖,冰冷。矛盾卻又相容新奇感暫時麻痺了瀕死的恐懼感。

 

他的軀體被這個星球的引力逐漸墜入海底之中,這本不該是他的最終之所,但他無能為力。

 

若此刻就是他的終結之時,他想到了Jim。

 

那誘惑船員放下工作陪他玩樂的人魚。

 

那與他下立體投影象棋十戰四敗的人魚。

 

那他在盜獵者手中救出又被他護送回母星的人魚。

 

那在海岸邊相視許久才依依不捨與他們分別的人魚。

 

美麗又極致智慧的生物。

 

直到這個星球的白月開始在海面上灑下銀光才肯離去的Jim。

 

他希望Jim已經游遠回到他的歸屬之地。

 

也許是瀕死前的迴光返照,他的思緒被拉得更加遙遠。

 

他想到了可能因為他的情況而著急的船員,他是在岸邊最後一位被傳送的,沒有人能預料得到盜獵者躲在暗處伺機報復。

 

不是你們的錯失,不必自責。

 

這句他要為充滿情感而忽略邏輯的人類闡明的話,吞沒在水中,梗塞在喉。

 

他想到了他的母星,炎熱乾燥的瓦肯,他溫柔的母親和他莊嚴的父親。

 

他那擁有一半人類情感的心因離別在悲愴,另一半理智的瓦肯靈魂卻無畏面臨死亡。

 

邏輯是他的信仰,但在他閉眼之前他想對冥冥之中無垠宇宙做出祈求。

 

想要再一次見到比海洋還要蔚藍的那雙眼睛,能看穿他的靈魂與之意識融合的心靈。

 

Jim。

 

他最後一次在心中念著那個名字,黑暗隨即帶走了他的意識。

 

但他的思維連接卻開始共鳴。

 

 

***

 

 

Spock再恢復意識時,他已不在水裡。

 

歌聲,在風中輕輕哼唱著。

 

溫柔,安詳,像是小時候他的母親唱給他聽的搖籃曲。

 

但他不想再次入眠,無論是什麼回應了他的祈求,他感激的睜開眼睛想看見他的願望。

 

眼前月光下的人魚妙不可言,藍綠色魚尾上的鱗片反射著閃亮的光芒。

 

Jim的歌聲在發現Spock清醒後漸漸停了下來,他低下身軀伸手輕柔地碰觸的他的臉頰。

 

那令人奪目的雙眼在凝視著他,有那麼一瞬間像是在彼此的靈魂深處找到了唯一的宇宙。

 

Spock。Jim的聲音輕柔得放佛快破碎了一樣。

 

你,沒事,有我在,你身旁。

 

沒事。

 

Spock。

 

Jim的額頭與Spock的輕觸,用簡短的聯邦標準語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著這個受傷的瓦肯人。

 

Spock的知覺正在慢慢恢復,他感覺不到胸口與背部的疼痛,但嘴裡有股奇異的腥味。

 

等他確定自己可以活動無礙,他抓住了Jim放在他側臉的手。

 

Jim。他對他的人魚說。危險,快走。

 

Jim必須趕快離開岸邊到深海里去,他不能讓人魚再次受到追捕和傷害。

 

Spock的通訊器已不知道被海水沖到哪裡,他沒辦法聯絡船員保證Jim的安全。

 

別擔心。Jim毫無顧慮的懶洋洋地趴在Spock的胸前。

 

你休息,你的朋友,會找到你。

 

Jim試著用不太流利的語言轉換想解釋的用詞說明現狀。

 

Jim……

 

Spock!

 

在Spock想進一步勸說前他被Jim單手捏住了臉頰,人魚極力用自己的表情——翻白眼,表達自己對這位固執的瓦肯人的無奈。

 

我的星球,我做主。Jim說。

 

Spock認為Jim不應該和McCoy醫生學習人類一些奇怪的俚語,這個錯誤日後必須糾正過來。

 

Spock,安心,相信我。

 

Spock覺得自己像正在被人魚蠱惑的水手迷失了心神,聽著對方一遍遍喊著自己的名字,身體與精神不由自主的放鬆了。

 

但即使人魚的重量壓在Spock身上他也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這樣才反常。

 

他身中一槍且大量失血,在冰冷的海洋里不知道浸泡了多久。

 

他本該用醫生的話來說,快掛掉了。

 

連進入深層睡眠自我修復的機會都沒有,可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健康,溫暖,充滿活力,繞著星艦跑十圈都沒有問題。

 

疲憊,傷痛,瀕死的身體,仿佛是睜開眼前的一場噩夢。

 

他還沒有開口,Jim卻心有靈犀的回答他的困惑。

 

我的血,能治療。Jim用稍許浮誇的表情向Spock炫耀。

 

人魚有許多傳說,美麗的歌喉,長久的生命,不死的血肉,似珍珠的淚水。

 

其價值讓貪婪的盜獵者冒著極大的風險也要從中獲利,Jim的族人亦因此受到極大的威脅與迫害。

 

儘管星聯與人魚星球結盟已久,依然有狂妄的歹徒伺機作惡。

 

Spock不會忘記最初的那一幕,被困於巨大玻璃和電網下的人魚狼狽的捲縮在水底,眼神戒備且尖銳的注視著他們。

 

在那一瞬所有人都被定格般,忘了呼吸,忘了言語,忘了把視線從人魚身上移開。

 

美麗,不可方物。

 

Spock定了心神率先向前走了幾步,身後再次有了換氣的聲音。

 

原本警戒的人魚在Spock靠近玻璃時像是立刻明白了什麼,他迅速游到水池的邊緣,為他們指向角落不起眼的電路控制裝置。

 

救援的時間被有效的縮短了,在Spock懷裡的人魚通過心靈感應告知他出去的方向,像是整棟建築物的地圖已經下載到Jim的腦袋裡。

 

Jim。人魚的名字。

 

雖然看起來現在正安靜乖巧的閉眼被抱著移動中,但Spock的腦袋快爆炸了。

 

Jim!這是我的名字,你是星聯企業號的艦長Spock。……Spock!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瓦肯人,我很好奇……哦哦停前面的分岔路向右然後盡頭有無重力升降機帶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恩,你的體溫果然高得嚇人,非常火辣!……升降機開關的保護罩你一拳就可以打破了,你的船員怎麼還在討論用哪種計算程式輸入才能破解?……哦你故意的!

 

在他和Jim無聲連接的思緒里,霎時間人魚笑聲盈盈,Spock說不出來那是什麼樣奇異的感覺。

 

 

Spock的船員看到Jim在輕顫,以為人魚離開水太久開始出現不適症狀的醫護人員拿出三錄儀剛要上前查看,Jim卻伸出手快速無誤的在他的終端機輸入幾段代碼,升降機的門立刻無聲的在他們面前開啟。

 

Spock挑著眉,無視目瞪口呆的其他人,抱著笑得一臉燦爛的Jim跳進了升降梯。

 

救援任務成功後企業號的資訊傳遞前所未有的熱鬧,最熱議的話題無非是美麗的人魚,以及面癱艦長那常年冰封的嘴角到底有沒有笑的討論。

 

人魚星球夜間的第二顆煦月從海平線升起了,溫暖的橙光芒取代了銀光鋪灑在海水上。

 

雖然視野的能見度依舊有限,但已足夠Spock觀察他們身在何處。

 

這裡是他落水的處相隔約5千米遠的海岸,他心裡明白Jim那時候並沒有游遠。

 

而盜獵者……Spock在Jim的同意下探索了他的記憶。

 

——從海面上疾速而來的水柱,毫無預警的貫穿了盜獵者們的胸口。

 

——這個星球的土地仿佛有生命般緩緩地吞噬著已無生命的機體。

 

——Spock透過Jim的視角看見水中蒼白的自己,他被人魚迅速抱出海面。

 

——Jim咬破自己的手腕把自己血餵食到Spock的嘴裡……

 

記憶的片段就到這裡,Jim阻止了Spock再繼續往下查探。

 

但他翻過Jim光滑的手腕,用手指輕撫一小塊模糊不平的皮膚。

 

Jim抓過Spock的手,人魚的一顆尖牙刺破瓦肯人的手指滲出淡淡的青血。

 

這樣就公平了。Jim向Spock眨眼。

 

瓦肯人禁不住自己上揚的嘴角。

 

他們同時聽到了什麼看向西面的天空,歸屬星聯專用的穿梭機正閃爍著信號燈向他們飛行而來。

 

還有7分51秒,搜索救護成員便會接他回企業號。

 

Spock和Jim並肩坐著,身上的制服還有些微涼未乾透,他們握手相依偎沒有多言一句。

 

還有5分32秒。

 

他看著繁星點點的天空中不知在何處的企業號,如果McCoy醫生在下一次的人事調動之前拿丹麥古老的故事來調侃他,他會考慮一下。

 

還有3分29秒。

 

Spock摸著礁石上如珍珠似的白色小球體,那是人魚的眼淚。

 

那不是真正的珍珠,它的成分經過研究只是凝固的水分子和人魚身上獨有的基因合成的,一遇到水就會融化。

 

還有1分47秒。

 

穿梭機已成功登陸在海岸邊,他的船員們已向他們的方位快跑而來,幾個熟悉的面孔越來越近。

 

跑第一個的McCoy焦急拿著手中的儀器,像是要整個砸在Spock的臉上時他停住了。

 

他臉色一青一轉身,以首席醫官的身份大喊下令讓其他船員快速返回穿梭機上。

 

God!Spock!

 

McCoy念著地球的神祇,脫掉自己的制服狠狠的丟給Spock旁邊的Jim。

 

然後用他那各種儀器和注射器全部招呼在他們兩人身上(Jim輕哼哼表示他幹嘛也要被注射的不滿,但被McCoy瞪了一眼),嘴裡還不忘繼續叨唸他們。

 

當你的船員哭爹喊媽說沒有找到艦長自己也不想活差點把整顆星球掀翻過來找人的時候你卻在我面前恩恩愛愛上演兒童不宜的戲碼?!

 

還有你!Jim!McCoy喊得更兇了,強制不讓他們有辯解的機會。

 

這一定是你的餿點子!你是有多想讓人看到你光溜溜的白屁股和大腿!看在其中幾位還相信美麗童話的姑娘們份上,還不快點把你的下半身遮起來!


Jim挑了挑眉,用腳尖搓了搓Spock的。

 

 

***

 

 

後來Spock有向McCoy闡述,自己當時不知道人魚離開水中一段時間魚尾會變兩隻大腿。

 

這是一項未被星聯發現的新研究,物種的演化探索讓有科學家精神的Spock艦長躍躍欲試。

 

但McCoy充耳不聞,他才不關心Jim到底有幾條腿,也不在乎姑娘們羅曼蒂克的幻想。

 

他現在只在意不要有人為了好玩把水潑到Jim身上,只是為了看人魚的尾巴!拜託魚尾巴有什麼好稀奇的,怎麼不去跟來自魚頭星的成員玩鬧去!

 

雖然他們新上任的指揮官有時候是故意被潑到水的,但是他已經厭煩了有新進軍官老來醫療室詢問那是什麼神奇的藥水。

 

再重申一次,他是醫生不是海底的巫師!

 

 

 

 

END


评论(15)
热度(98)
  1. Not a Dalek木羽玉华 转载了此文字
    被文名騙了😜😍
© 木羽玉华 | Powered by LOFTER